喝酒趣事(2)

一般人用“劝酒”这个词,我喜欢用“逼酒”,跟逼供、逼宫一样让人被动无奈。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对酒精的分解能力也千差万别,我就属于对酒精分解能力奇差的人,我喝酒之后的反应跟人也不一样,你们都得过重感冒吧[……]

继续阅读

监利光明行

上周,忙里偷闲去了一趟湖北监利,跟着“光明行”慈善机构当义工,为当地白内障患者做手术。这是我第二次为这个项目当义工,第一次去,基本上不认识他们,这次,见到很多熟人,觉得亲切了不少。

我从来没有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