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预定

出版社的速度很快,昨天看到了样书,心里小小激动了一下,印制质量很好。封面最终定的就是这个,这个封面改了应该不下20次,把设计师快逼疯了。书全面上市还需一段时间。不过,我的淘宝店会预售签名版,快的话,下[……]

继续阅读

喝酒趣事(2)

一般人用“劝酒”这个词,我喜欢用“逼酒”,跟逼供、逼宫一样让人被动无奈。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对酒精的分解能力也千差万别,我就属于对酒精分解能力奇差的人,我喝酒之后的反应跟人也不一样,你们都得过重感冒吧[……]

继续阅读

又要出租房子

我原来住在南锣鼓巷的房子又要出租,之前暂住的同学已经到期。房子是二层(一共三层),三室,有一个过道。除了有床一张,可以做饭洗澡之外,没什么家具电器。属于北京90年代那种老房子,位于帽儿胡同里的面的一个[……]

继续阅读

《一个都不正经》已发货

张发财老师的新书《一个都不正经》签名版今天收到后,三位客服人员冒着酷暑将500本书包装好,在今天快递公司下班之前全部发送出去,原计划每天发货25本,考虑到大家的迫切心情,所以,今天加班加点,一次出货。[……]

继续阅读

喝酒趣事(1)

我一直想写写喝酒这件事儿,因为在饭局上,我不喝酒一直成为酒鬼们奚落的话题,就像一个不吸毒的乐手在乐队中被孤立一样,直到有一天他沾染了毒品,乐队才会把他当成自己人。当然,不喝酒还不至于被孤立,顶多被人拿[……]

继续阅读

他们是从哪里学会的仇恨?

在写一篇关于中国音乐节十年的稿子,回顾这十年音乐节的历程,才知道它的成长是多么难。音乐节是以音乐为背景的享受和聚会交流,由于它是聚众,又是户外,且人多,所以,贵国公共安全部门对这种活动一直处于限制状态[……]

继续阅读

监利光明行

上周,忙里偷闲去了一趟湖北监利,跟着“光明行”慈善机构当义工,为当地白内障患者做手术。这是我第二次为这个项目当义工,第一次去,基本上不认识他们,这次,见到很多熟人,觉得亲切了不少。

我从来没有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