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期性生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特别怕生活变得规律。比如按每周作为一个周期,我就讨厌朝九晚五,我做过朝九晚五的工作,我会变得萎靡、食欲、性欲等各种不振,经常生病。后来为了不勉强自己,就专门找不坐班的工作。好[……]

继续阅读

大葱

我妈回东北老家,给我带回来一捆东北大葱。拿回家,我迫不及待抽出一支,剥掉外面的枯皮,直接塞进嘴里嚼了起来。那一瞬间直冲脑门的辣,把眼泪呛出来了,在唇齿之间飘着葱香的感觉中,一下就把我带回了老家。

东北大[……]

继续阅读

二代

现在能被媒体和舆论关注的二代,基本上都很糟糕。难道“二代”真的很“二”?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开始是富二代出来丢人,接着是官二代出来丢人,现在是星二代出来丢人,反正前一代人打造的颜面被下一代丢尽了。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