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tumayo


2003年非典期间,因为无聊,便在网上下载歌曲听。那阵子周围有几个人都喜欢听世界各地非英语国家的音乐。这类音乐很难归类,反正我不喜欢“世界音乐”这种说法。这种说法曾遭到过不少第三世界国家音乐家的反[……]

继续阅读

分饰两角

我最近才发现,如果闭上眼睛,我根本分不清可乐和雪碧之间的区别。在我看来,可乐和雪碧之间的区别就是那点色素。甚至,我也分不清百事与可口之间的区别。可事实上,我心里还是不断地在制造这种差别,诸如可口偏酸,[……]

继续阅读

出台

我很佩服史航,他的一些江湖传闻即便在我认识他之后传出来,都还让我佩服不已。

史航喜欢电影,所以从他上网那天开始,就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影武者。后来人们叫俗了,就称他“鹦鹉”。这个爱称慢慢被传开了[……]

继续阅读

引援

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国有企业为背景的俱乐部,自成立以来,成绩骄人,十六年来永远争第一。

但是,随着近几年其他足球俱乐部的大力度投入,尤其是恒大俱乐部的崛起,鲁能俱乐部对后备力量的培[……]

继续阅读

看上去很美

根据中国音像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2012年发布的《中国流行音乐市场调研报告》显示,2010年,实体唱片营收约为1.8亿元,全年版权总收入为4800万元;在线音乐市场营收约为12.64亿元,版权人应收6.[……]

继续阅读

混搭犹如放错架


我的同事土摩托目前已经成为三联生活周刊最高产的作家,现在他已经出版了六本书。第七本书最近由三联书店出版。

以前土摩托出版过一本《生命八卦》,结果销量不高,据出版社说读者对八卦感兴趣,但是对生[……]

继续阅读

咖啡馆茶馆转让

每年我过生日都会到一个叫潜渊的地方,这个集茶馆咖啡馆于一体的地方曾是我们活动的据点。但是,前几天,老板娘告诉我,她要转让这个地方,因为她要回成都专心养孩子。

老板娘陈娴当初在东四开过一家宽巷子,[……]

继续阅读

承认

其实我一直在新浪有微博,就是你们一直怀疑的那个“@带三个表”。这几年我一直被询问这个微博是不是我的,我也一直否认。可能我想的太简单了,以为在二战期间,如果丘吉尔出现在柏林的街头,不会有哪个德国人会怀疑[……]

继续阅读

随礼协议

我叫张立宪,我有一个故事,要讲给你们听。

我有个发小叫全勇先,在高中毕业以前,我们形影不离,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人民大学新闻系,他留在当地继续放猪。大学毕业后,我还在为生计奔波时,他却早早结婚了[……]

继续阅读

论评论(2)


两年前,我以此为题写过一篇博客,这次再以此为题写一篇。上一篇写的是关于评论者与评论对象之间的关系。这次换个角度,专门说说评论者。

我一直是个评论者,从写字发表文章那天起,人们就叫我乐评人。尽[……]

继续阅读

续费

我一直不知道这个博客能写多久,倒不是担心自己的毅力,而是不知道哪一天突然它就被消失了。所以,域名费用我都是每三年交一次,我不知道这样的续费还能续多久。

前几天,域名到期了,三年间已经忘了还要交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