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与自由

前些天采访阿城先生,采访他,不能不谈到文学。过去,我对阿城先生的了解都是来自他的小说。当我带着最大的疑惑问及为何在他成为文坛的一面旗帜时突然偃旗息鼓时,阿城先生很平静地说:“文学就是讲故事,谁都会讲,[……]

继续阅读

细节与碎片

桑格格在她那本畅销书《小时候》开头的第一句话是:“我3岁时的口头禅是:我小时候……”

我记得桑格格第一次把她过去的记忆用一些碎片式的语句写出来的时候,那时候还不流行这类文体,我把她的书稿推荐给很[……]

继续阅读

有一百万美元,至今无人认领

我相信,人们或多或少都有点迷信的,程度深的可能会影响到三观,即使不影响到三观,有时候神神叨叨也挺让人烦的。

全世界所有被迷信的东西最终都被证明是扯淡,但这从来没有让人们改变对迷信的迷恋。这究竟是[……]

继续阅读

房事与做爱


好多年前看过一篇文章,分析中西方对性事的的理解和态度,文中说,中国人一般用“房事”来形容夫妻之间的性事,西方人用“做爱”来形容夫妻之间的性事。最后文章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人比较含蓄,西方人比较直接。[……]

继续阅读

张楚:《这里罂粟盛开》

如果前魔岩的人听到张楚的这张专辑,会不会气的暴跳如雷?在刚刚推出EP专辑《清楚》后,张楚很快制作好了长专辑《这里罂粟盛开》。

当年张楚签约魔岩,魔岩打算给张楚出三张专辑,这样将来可以以《[……]

继续阅读

崔健:《堕落分子》

三年前,崔健拍电影,我采访他,提到新专辑的事,他坚定不移地说:“我还会继续说下去!”我始终不明白的是,崔健是一个节奏感很差的人,怎么还要去坚持说唱,现在冒出来的小孩嘻哈起来都比他牛逼。但崔健就[……]

继续阅读

锡德·巴雷特:《疯狂的钻石》

终于看到了前“平克·弗洛伊德”主唱锡德·巴雷特的传记了。

在我第一次知道“平克·弗洛伊德”时,就知道他们早期有一个主唱,由于种种原因离开了乐队,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摇滚乐手,他对英国60年[……]

继续阅读

窦唯:终于开口唱歌了

1995年,当时窦唯正如易中天,我采访他两次,结果回家整理采访内容时发现,两次采访的内容还凑不够一首歌歌词的字数呢。那时的窦唯给我的印象是,他是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婴儿,只能用简单的字词来表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