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读者

去年,我写小说《山上有神》,因为里面用的都是东北话,会经常打电话给我妈,问她一些方言使用问题,毕竟在北京待了这么多年,好多方言土语都忘了,语境也没有了。妈妈很好奇,问我在写什么。我说以老家为背景写[……]

继续阅读

《山上有神》全面上架



这本小说是我第二个长篇,虽叫长篇,但不太长。一想到大家都看不到第141个字,我就不敢往长了写。一般人们写小说都喜欢写自传体或是催人奶下的爱情故事,这两样我都不会写。我能写的就是荒诞故事,越离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