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Fucking引发的小镇风波

​​该死的2020年过去了,更该死的2021年到来了。在好多人看来,2021年可能会变得更糟糕。不过,对奥地利塔斯多夫市下辖的一个小镇来说,意味着他们终于结束了“该死的“历史,104个小镇居民迎来[……]

继续阅读

听音乐

听了这么多年的音乐,忽然想,我听的这些音乐,如果分类,该怎么分呢?我没有办法一个一个统计,只能凭着感觉来判断。或者,只能按某种方式来判断,这样不一定准确,但至少能说明个大概。

一,如果按音乐风格[……]

继续阅读

陈晓卿想他儿子陈乐了

我认识陈晓卿的时候就认识陈乐了,那时他才六七岁。陈晓卿经常在饭局的时候把陈乐带来,可能陈晓卿担心自己黑,怕大家看不到他,让陈乐坐在旁边,以证明他的存在。

我们都是看着陈乐长大的,小学、初中、高中[……]

继续阅读